原标题:托儿所老师教小朋友吃雨!

CTV网站新闻图片,原作者Tom MacLachlan,未经授权

加拿大这地方要说有什么服装品牌,唯一称得上有国际知名度的就得说是加拿大鹅(Canada Goose )了。这个羽绒服抗零下40度低温。品牌名字来自于加拿大国宝级动物加拿大鹅。四川土语把大雁称作雁鹅,英文里面鹅和大雁都叫goose,所以说加拿大鹅其实是加拿大独有的一种野生的大雁。跟所有其他大雁一样,加拿大鹅也是候鸟,秋天会离开加拿大到美国南方温暖的地方过冬,春天再飞回来繁殖后代。春夏两季满大街都是加拿大鹅,特别是春末夏初,新孵出来的小雁跟在大雁后面,摇摇摆摆,可爱极了。

这天我从托儿所接了女儿出来,车一拐上大街,小家伙就往路边的草地上看。没看见大雁,好像有点儿失望。

她:我们看看有没有goose 吧。 我:你看见了吗? 她:它们不在这儿,可能已经穿到马路对面去了。 我:…… 她:它们过马路的时候,车就得停下来让它们。 我:说对啦。

看来小姑娘又想起两个星期前经历的那一幕了。那天也是从托儿所出来,刚拐到大街上。三四只大鹅带着十来只小鹅横穿马路。带头的大概是只公鹅,小鹅们紧随其后,鹅妈妈断后。那时候我的车刚要从路边拐上大路。看见大鹅一家穿马路,只好停下来等它们。排在我后面的车和从主干道两个方向开过来的车都同时停了下来,给它们让路。大鹅悠闲地踱着方步,趾高气昂地一摇一摆;小鹅好像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顾着自己左顾右盼东张西望,好在有爸爸妈妈的催促,总算一个挨一个的跟上了队伍。这是一条纵贯南北几十公里长的交通要道,时间又是下班晚高峰。车堵成什么样,大家可以脑补一下当时的画面。

这在加拿大都不算事儿,运气再差一年也总能遇上一两回。没有人试图冲破大鹅的队形,也没有人鸣笛惊扰它们。满街的车就这么静静地等着。刚来加拿大的时候遇到这样的事儿,会感叹一下人与自然的和谐,现在早已见惯不惊了。

小姑娘这是第一次遇到车停下来给过马路的大鹅让路,但对于这些鹅她是一点儿也不陌生。一年前的春天一对加拿大鹅夫妇突然降临托儿所的户外游乐场,生蛋孵蛋,直到小鹅孵出来能走路,才慢悠悠地离开,前后历时一个多月。

鹅是一种攻击性很强的动物。即使是家养的大白鹅,过去在中国农村常常被用来看家护院,比狗还厉害。孵蛋的野鹅就更别说了。这事儿要是发生在中国的托儿所,我不知道老师和家长们会有什么反应。安全和责任肯定是第一位的,别出事儿比什么都重要。老师会不会把孩子们关在教室里不让出去?家长会不会给托儿所施加压力,要求增加安保措施,用栏杆把鹅给围起来或者干脆赶走?我不想妄加揣测。幸运的是女儿的托儿所没有这么做。

老师每天照常带着孩子们到操场上去玩儿。唯一不同的是他们的户外活动增加了一个新的项目,就是去观察大鹅孵小鹅的进展。隔三差五的,女儿回家会跟我们汇报。一个多月下来,托儿所的小朋友们和大鹅一家成了好朋友。老师给大鹅一家拍了不少照片,最后做了一期墙报,叫做Canada Goose in Our Playground,记录了整个的过程。去年好像是第一次有大鹅在托儿所的院子里孵蛋。今年大鹅又来了,又孵了一次蛋。老师没有再拍照片,女儿对这一切也早已经习以为常。

托儿所老师领着看大鹅孵小鹅

印象中在我小的时候蹲在地上看蚂蚁会被大人认为是又脏又浪费时间的一件事儿。从小受到的教育,对各种动物植物的认识是从“肉可食”、“根茎可入药”开始的。动物在老师们的眼里是可以分类的,“全身都是宝”或者“对农作物有害”。像女儿这样,老师带着,就这么静静的观察,没有功利,也没有善恶,甚至没有美丑,所有一切就这么存在着,一切都如此自然。不知道中国今天的幼儿园老师会怎么对待这样的事情,但至少在我们的童年,这是不可想象的。这是不是一种教育的“无为而治”呢?

这又让我想到托儿所的另外一件事。多伦多的冬天有四五个月。有人开玩笑说加拿大四季分明,四季分别是almost winter (快冬天了)、winter (冬天)、still winter (还是冬天)和road construction (修路)。漫长的冬天不可能一直猫在室内。托儿所的规定是只要气温高于零下12度就会安排户外活动,下雨下雪也不例外,除非是暴雨暴雪完全没法出去。

小孩子淋了雨怕生病,那是爷爷奶奶辈儿的想法。托儿所老师不这么看。一天,下过一阵蒙蒙的细雨。回家的路上,女儿跟我描述了托儿所的一天。

我:今天下雨你们没出去玩儿吧? 她:我们出去淋雨啦。 我:你们在院子里干什么呢? 她:吃雨。 我:谁让你们吃的呀? 她:Sara 。(Sara是女儿的老师,平时都直呼其名。) 我:你怎么吃的呀? 她:Sara叫我们把舌头伸出来,让雨滴落在上面。 我:好吃吗? 她:雨是甜的。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