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再内向的孩子也不怕表达,只因犹太人把这件事做到极致

“很多犹太人都非常推崇中国人的智慧,但他们也觉得可惜,中国一些父母和教育家们,对孩子的看法是很片面的。”

以色列有一位拉比曾这样感慨(拉比是犹太一个特殊的阶层,是老师和智者的象征)。他专门研究传统的中国文化跟犹太文化的相似性,其中有一个有趣的发现:中国父母最怕听到学校老师说,别人家的孩子都在听课,只有你家的孩子在满地溜达。

最后他反问,

在他眼中,珍惜孩子独一无二的与众不同,正是犹太人之所以能培养出天才或精英的终极奥秘。

以色列全国各地就建有比如专门教数学,或者培养音乐天才,孩子只要通过筛选就能进去,激发自己独一无二的天才潜能。

不仅大环境如此,犹太父母从孩子很小的时候,就会有意识地让孩子思考“地球以外的事情”。

他们每天教育孩子的是什么?去提问。

犹太民间很流行一个故事,叫做《犹太女孩的三个答案》。故事非常简单,梗概如下:

这个故事非常简单,但能看出犹太人对于反问能力、质疑精神的重视程度,几乎到了“变态”的境界。

提问提问再提问——不断强调之后,这种习惯就融入了犹太人的骨骼,成了他们的基因。

《新创企业之国:以色列经济奇迹的启示》就曾调侃犹太人,说有四个人站在街角,一个美国人、一个俄国人、一个中国人,还有一个以色列人。

一位记者走向这群人跟他们说:“不好意思,你们对肉类短缺有什么意见?”

一位朋友在以色列生活多年,对这一点深有感触。

有一次,她在社区的餐厅里吃饭,时间已经快接近打烊,餐厅内人不多,这时,突然来了个十几岁的大姐姐跟一个看起来三、四岁的小女生,两个人就在自助餐的“热食区”旁,玩起了相互丢球的游戏。

多危险啊!她马上走过去跟那个大姐姐说:“这里不能玩球,空间太小,而且有热食,球丢到食物或人都很危险!”

换作在国内,小孩子要么不听你的,继续玩,要么乖乖的,道个歉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结果她面前的两个小女孩回了她一句,

这就尴尬了,更尴尬的是,她们又补了一句,

于是她只能耐心地向孩子解释:这里有很多食物,很烫,如果球不小心飞到锅子里,热食会飞溅出来,可能会烫到人,那很危险;这里的桌子,桌角都很尖锐,如果玩球时不小心撞到,会很痛……

当然最后两个女孩都听话地到室外去玩了,但这个说服的过程还是让我这位朋友开了眼界,朋友说,

这种特质,其实有好有坏,从坏的方面来看,这种大胆,就是“厚颜无耻、无理、挑衅、没有礼貌”,但若用在好的地方,就会成为“不畏权威、勇敢面对困难、颠覆既有思考、超越常规”。

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东亚系的张平教授就认为,任何一个犹太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虎刺巴”,不畏惧权威或尊贵,直截了当。他的教授朋友曾对比了美国与以色列的大学生,并发现:

美国大学生把教授当做是专家,来听课是为了从他身上学点东西。

犹太人不仅是从文化上,把质疑变成条件反射式的直觉,更从教育上,让表达变成有的放矢的习惯。

东方人透过背诵学习,西方人透过发问式的对话和讨论学习。这是因为,东方人认为,知识是外在的,学习就是学到外在知识,因此会效仿比自己更早学习、拥有许多知识的人。相反,西方人从希腊时代开始,就相信知识存在于自身,而非外在,因此不断发问以追求真理。

他们观察到,在一般的教育场景中,孩子必须对大人恭敬有礼,这就使得孩子无法好好表达自己的意见,也很难激发出有创意的想法。

摸索多年后,他们找到了一种名为“哈柏露塔”的讨论式教育方法,无论是师生,还是长幼,任何人都必须以平等的同学关系,互相学习与教导。地位的落差被弥补了,亲子之间,师生之间,就能有更多思考与讨论的时间,在心灵上可以有许多交流。

这种方法,看起来是一般的聊天,其实大有不同。

并让别人能够理解,本身就是一大挑战;

只有确实听清楚对方的话,才能掌握话中的脉络,找出可以说服对方的说法。

哪怕是看起来再理所当然的事,也要提出疑问,久而久之自然锻炼成跳出框架思考的能力。

比如扎克伯格,他的父母就总是鼓励他解释自己的想法,

扎克伯格的父母都是医师,在儿子成长的路上,总是以有逻辑的方式与他讨论,无论他提出多么匪夷所思的问题或答案,都不会感到不耐烦。就在日常生活的一问一答,渐渐培养出扎克伯格独立思考的能力。

9岁他开始展现对编程的兴趣后,父亲除了自己教,还聘请专业程序员当他的家教,帮助他钻研兴趣。 到了高中,扎克伯格就已经开发出能向使用者推荐音乐的程序,微软(Microsoft)和美国在线(AOL)等大企业都争相招揽。

再如国际知名导演史蒂芬-斯皮尔伯格。他从小就无心于课业,而且因为家人频繁的搬迁,加上犹太背景的枷锁,让少年时期的斯皮尔伯格总是独自一人。这样孤单的孩子,长大后却制作出《ET外星人》、《侏罗纪公园》等史上最多卖座电影,广受全球观众的喜爱,其中关键就在于母亲无尽的爱和包容。

尽管斯皮尔伯格对读书一点兴趣也没有,他的母亲却从来不曾唠叨,,甚至在他少年时期拍摄的第一部电影中担纲演出德国士兵。

斯皮尔伯格的父亲不擅长讲故事,但他会带儿子到故事发生的地方,亲自感受故事的发生。多亏父母自始至终的支持,斯皮尔伯格的才华才得以开花结果。

今天,当人们谈到犹太式教育时,总对福布斯杂志曾报道过的一个数据津津乐道:世界上前四百万名的亿万富翁当中,犹太人占60%,但他们今天全部人口还不到全世界人口的9.3%。

这个数字太震撼,以至于很多人都认为,犹太孩子的基因天生就比孩子强,其实不是,只是犹太人把教育放在了极其重要的位置上,并且懂得顺应孩子的天性而已。

以色列的小学生在二年级时,可以选择参加一次全国性考试,这场考试会找出智商超过125的孩子加以特别的课程训练,但对阅读速度太慢的孩子,老师都会明确建议家长别让孩子参加,因为除了让孩子有很多挫折之外,没有其他好处。

这场考试,内容涉及常识、逻辑、大数目、作文与口试等,但从考试官网,到学校,都不会给考试范围,更别说详细的考试内容,而以色列的父母,也不会为孩子张罗补习班,或做考前突击。

如果你对此表达吃惊,他们会比你更吃惊,因为在他们眼中,怎么可以为了考到更好的成绩,而报补习班?

更有一位以色列家长曾直接了当地对我说,“你们中国孩子这种补习法,时间上太浪费了吧?”

这个问句背后,其实是犹太父母的常识,那就是:比起训练孩子拿好看的卷面成绩,他们更愿意让孩子从小自行摸索,保持自己对各种事物的好奇心,进而呵护自己的学习兴趣和实战创意的空间。

至于孩子的资质,强求不来,教育如果不能让孩子有最大的发展,那就别让孩子变笨,就好了。

|犹太父母从不苛求勤奋,却让孩子有超高的探索热情。点击下图,,共6讲(思维方式—思辨习惯—提问体质—自主学习—绝不补习—阅读方法),每讲8-10分钟,助您更好地激发孩子独一无二的天赋。

责任编辑: